您好,欢迎访问亚洲城官网官方网站!
文苑杂谈 您目前所在的位置:主页 > 文苑杂谈 >
“旋风小子”成长记
时间:2016-03-07 13:09:11 编辑:管理员 浏览次数:173

中交二航局  何秀娟


“这小子又跑哪儿去了?刚才明明在罐车旁边。”一工区设备站总站长饶曦问身边的刘工长。

“饶总,您找我,刚才看钻机取样去了!”没几分钟,一个戴眼镜的黑脸小伙一把推开集装箱门。

“你呀!老是跑东跑西的找不着人!”饶曦“埋怨”起来。

这就是陈子阳,91年出生的江苏小伙,一工区的“旋风小子”。现在的他是现场技术员中的骨干力量。但刚来的时候,这个小伙子可没少让现场的工人师傅们“头疼”。

 难缠的“小鬼”

“真是个难缠的小鬼!”提起陈子阳,作业队负责人赵明河脱口而出。原来,除了爱玩“失踪”,陈子阳还有个“爱缠人”的毛病!

“陈子阳老问‘为什么?’,你要是不说清楚,他就会打破砂锅问到底。真不知道他哪里来那么多的问题!”赵师傅回忆说。原来,自去年7月份来到沪通长江大桥项目,陈子阳就开启了疯狂的“问号模式”。因为这“爱缠人”的毛病,一工区的那些班组长和老师傅们可没少“吃苦头”。

“赵师傅,钻孔的机器是怎么操作的啊?为什么一定要用泥浆护壁?干这个都有哪些要注意的地方啊?还有,护壁用的泥浆要怎么调?”刚到工地的陈子阳对周围的一切充满好奇,每天上班总能提出无数个‘为什么’。大部分的工人师傅学问水平不高,他依照理论基础提出的问题,常常让现场的师傅们“傻了眼”。

“那天我正在锁配电箱,他一站到我边上,就问‘保护零线端子板在哪里?’,我听都没听过。他说每个配电箱都有,让我具体指一指位置。我只晓得怎么搞电,这种专业的名字,我哪里晓得呦!我让他问别人,他说我经验最丰富,一直待在我旁边不肯走,磨叽了好半天。最后还是请了一个专科毕业的工友给帮的忙,才搞清楚他问的是啥子。”提起这件事,现场工人老张记忆犹新。那段时间,工人师傅们不堪忍受他的“拷问”,私下里提起,都直接用“问号”两字称呼他,顺便还编了个顺口溜:陈子阳,提问题,黏得像块牛皮糖!

作为这个顺口溜的“始作俑者”,老张说到这儿,忍不住笑出了声。

原创顺口溜“问世”后,老张很是得意,他逢人便说,意图将其“广为传播”。但他没想到,21号墩的一场“小意外”让他的“小算盘”彻底“夭折”。

 

出点子,“小鬼”获“点赞”

因工作需要,陈子阳数次被调动到不同的作业点。继6号墩、10号墩、14号墩之后,他来到了21号墩。

“桩基施工也没那么神秘嘛!施工工序也大同小异。”前三个墩子下来,他感觉自己开始“上道”了,刚来第一天,便底气十足地跟带班的老王聊起了心得体会。然而,就在一个多星期后,21号墩的桩基就给了他当头一棒,把他的“心得”连同他那美好的自我认同,击得粉碎。

问题出现在第三根桩基上。采用同样配比的达标泥浆,第三根桩护筒底口处却出现了塌陷。

同样的桩基、同样的泥浆、同样的检测方式,问题到底出在哪里?这个疑惑像一团线,在他脑子里越缠越乱。只剩下桩基的外部环境因素没考虑了,会不会是这块出了问题?带着疑问,他马上查找相关资料并向经验丰富的现场工人请教。最后,大家找到了问题所在:第三根桩基附近的局部区位水深与流速较其他墩子的桩基有差别。就是这一细微的差别,导致原本普遍适用的泥浆无法抵抗外部水压力而造成局部塌陷。

这个问题该如何解决?现场师傅们也拿不准。他闷头想了一上午,还是一头雾水。

下午上班,他开始不停地查找资料,想找出点思路来。时间很快过去大半,他呆呆地望着眼前摊开的一本本专业书。在那上面,满是密密麻麻的力学公式。突然,他灵机一动:既然是力相互作用的结果,那是否可以通过增加孔壁内泥浆对外部的作用力来解决?想到这里他有点兴奋。但是,怎样去增加泥浆对外的作用力和泥皮强度?这又是一个疑问。新问题的出现,让这种久违的兴奋瞬间消失。

“陈工,第四根桩也出现了同样的状况!”。电话里传来老王的声音。这声音,让陈子阳在接下来的两天里,像个被霜打的茄子。

第三天上班,陈子阳垂着头走在长长的吹填岛上。走着走着,他感觉自己没了力气,就连海风送来的清凉,也似乎比往日差了许多。

“都三天了,这个问题,可能我真的解决不了吧。”他一边嘀咕,一边慢悠悠地往前晃。

“喂!你小子今天怎么啦,慢得像只乌龟。平时看你都跟打了鸡血似的!是不是病啦?”赵明河在身后,猛地拍了他一下。

“啊!没有,没有生病!”陈子阳顿了顿,才回过神来。

一会儿的功夫,赵明河和一帮工人已经把他远远甩在身后。

“我这是怎么了,才多大点问题就这种状态?”望着茫茫江面,陈子阳暗暗问自己。

不远处的江面上,是一工区的大型水上拌合站。就在这时,一辆水泥罐车缓缓进入他的视线。他突然想起来,大学课堂上,有位老师提到过,在必要的时候,可以往泥浆里添加适量的水泥来增加泥浆的比重和孔壁吸附力。他一拍脑袋:“对呀!水泥!可以加水泥!之前怎么没有想到!”

解决问题迫在眉睫,他马上跑到21号墩,和几个协作队伍的技术主管交流了想法。

“哦,我想起来了,我在其他工地见过这种解决方法,虽然不常用,但还是有的。”听他一说,有人也提了出来。讨论后,大家认为值得一试。时间不等人,他马上向生产经理田雨金请示。

不一会,他接到了电话:“小陈,这个方法可以试试,但是水泥的配合比得控制好啊!”

“耶嘿!”得到允许的瞬间,他乐得从地上蹦了起来!当时站在边上的几个工人,被他这突如其来的大动作给吓了一跳。

当晚,陈子阳和几个协作队伍技术主管一起加班,调试出了合适的“泥浆”,并兴奋地进行了尝试。可惜,问题虽有所改善,但是效果还是不够理想。这样的结果,多少让陈子阳有点沮丧。

让他没想到的是,第二天刚上班,生产经理田雨金就把他叫到现场办公室,鼓励他:“失败了不要紧,问题都是通过不断地尝试得以解决的,要继续保持这股热情,搞工程就是要有这种爱摸索、敢摸索的劲儿!”

“那这个问题…。”还没等他问完,田经理就看出了他的心思。

“不用担心,办法已经有了。”

听了这番话,他心里的石头落了地。

之后,一工区通过采用护筒接长的方法将问题彻底解决。而“问号”这个代号和那个顺口溜,再也没人喊了。

 

“碰钉子,”交上好兄弟

别光看陈子阳的“缠人”功夫,曾让不少工友“头疼”。有的时候,现场的工人也会让他“头大”。

21号墩的问题解决没多久,他就被调到4号墩。那会儿,4号墩正在做钢围堰加固。就是在这儿,陈子阳碰上了工作以来的第一颗“钉子”——班组长刘华。

出于自幼外出谋生的缘故,刚30出头的刘华早已在这一行里摸爬滚打十余年。跟新分来的技术员相比,他已经算是施工“老手”了。

“一方水土养一方人”,虽是男孩,自幼生长在江苏的陈子阳皮肤白皙,再加上“小号”体格和那副眼镜,文文弱弱的样子,让刘华从看到他的第一眼起就感觉“不自在”。

“怎么让这么个毛孩子来管大家!”刘华心里暗暗想。

“看着吧,就这样的,在这儿呆不了多久就得走人!”私底下,他几次和工友这样说。

“之前一直都是师傅带着,现在固定了,该试试自己抓现场的功夫了。”被调到4号墩的第一天,陈子阳便萌发了“试水”的想法。

之后,他结合之前积累的一点点经验大胆地“指挥”起刘华来。不料,一连好几天,刘华都给他吃了“闭门羹”。陈子阳看说不动他,就改变策略,直接给工人“下命令”。谁知,工人也不买他的账。在那几天里,陈子阳成了4号墩的“透明人”。

不同于以往上工地的心情,自打到4号墩的第一天起,陈子阳就憋了一肚子的火气。

“怎么办?这样下去可不行,再管不住,这工作就没法做了。”一想到这个,他辗转难眠。难道是工作方法出了问题?思来想去,他决定和刘华坐下来好好谈一谈。

第二天,他赶在6:30到达施工现场,提早与上夜班的同事做好工作交接。不远处,刘华正在检查设备。之前的一个星期,他没少给陈子阳气受,二人也多次因工作发生口角。

“华哥,你每天都到的这么早啊。”陈子阳先开了口。

刘华看了他一眼,继续埋头弄设备。

“等会儿太阳出来,天就热了,这个你备着喝。”陈子阳把手里的矿泉水递给他。

“不渴。”刘华淡淡地回了一句。看张华有了回应,陈子阳一阵窃喜。

“华哥,这个墩子的钢围堰施工跟其它墩子有没有不同的地方?我经验少,一直没搞明白,你是这方面的专家,给我指点指点呗。”他轻轻搭着刘华的肩膀笑呵呵的说。

听陈子阳叫自己“专家”,刘华反倒不好意思起来:“也不是什么专家啦!就是个打工的。”随后,二人席地而坐,聊了起来。从那天起,两人的心也结解开了。

说起这件事,刘华觉得有些对不住陈子阳:“其实他也挺能吃苦的,每天早上都会提前半小时左右到工地。白班,和工人一起在现场晒,轮到倒夜班,他和大家一起扛。嘿嘿,你看他现在,跟大家一样黑哩!”

“他平时都会喊大家一声‘师傅’,很客气的!”在一旁的老李补充说。

正聊着,只听一声“开饭喽!”,大家纷纷放下手里的活,在保温桶前面排起队来。

“陈子阳,大家的饭来了,有你爱吃的,还不快点过来!再不来就没了啊!”刘华在对讲机里逗他。

“喔!马上过去,给我留着点!”他迅速回答。

“这小子特别爱吃虎皮青椒和杏鲍菇烧肉,只要有这两个菜,他比谁都跑得快!你看!”果然,大老远就看见陈子阳飞奔进了办公集装箱,眨眼的功夫,他已经抓着餐具跑向了保温桶。

这件事也让陈子阳认识到:做管理不单单是“下命令”,彼此间的敬重和交流也十分重要!

当问及“旋风小子”这个名号,刘华笑嘻嘻地说:“我给他起的!你看过林志颖主演的《旋风小子》吗?我觉得和陈子阳挺像!

 

“旋风小子”也爱宅

谈及下班时间的生活安排,陈子阳的回答颇让人意外。上班时像个陀螺的他,下班后最喜欢做的事,竟然是宅。

看我一脸惊讶,他带我去宿舍参观。一进门,就看见书桌上摆着一摞厚厚的专业教材。“嘿嘿,我打算考注册岩土工程师,这些教材是四个月前买的,每天学一点,提早做准备。”

在他看来,白天来回的跑动,不仅节省了时间,身体也得到了充分的锻炼。晚上回到宿舍,没有施工机械的干扰,刚好可以静下心来梳理白天的工作,精神好的话还可以多学习一会儿专业常识。

用他自己的话说:“没事的时候一个人静静的呆在宿舍,看看书,真的特别享受!”

 

“我很幸运”

 “一年多的时间里,小伙子进步非常明显。”提及陈子阳,饶曦这样评价。现在,陈子阳是沪通长江大桥一工区的现场技术骨干之一。

“我很幸运!”陈子阳说。回顾过去的一年,他庆幸自己选择了二航局,更庆幸被分配到这个项目。

这就是陈子阳,他走到哪里,哪里就成了活水源头,总能流淌出快乐和固执。


亚洲城官网协会概况通知公告协会会刊联系大家

Copyright@2016.亚洲城官网.All right reserved 
备案:鄂ICP备16004833号-1 技术支撑:天诚世纪
地址:武汉市武昌区中南路12号建设大厦A座8楼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